<blockquote id="o6o2g"></blockquote>
  • <blockquote id="o6o2g"></blockquote>
  • 寫給巴里坤的信
      作者:劉佳音  時間:2020-12-07  點擊量:   
    【字體:

    巴里坤:


    好久不見,你還好吧,現在的我在家中,距你很遠。

    江南的冬日,樹葉還沒脫盡,即便一場寒風吹來,至多不過涼個三兩日,像極了一個溫婉柔美的江南女子使起了小性子。不久后的清晨,太陽一上屋檐,她又和鳥兒一般早早醒來,抖落著長裙和翅膀了……這生養我多年的故鄉,我無比熟悉。而此時,我的思緒正迎著西風飛向千里之外,飛向對我而言熟悉又陌生的你。

    你,地處天山東段,二公司京新高速公路項目部的駐地,原本應該與我無關的神秘土地,現在卻有著千萬縷的聯系。經過半年,你已然成為我短暫經歷中的一個重要部分,我癡癡地想著:你現在該依舊是風雪呼嘯,像正在唱著一首壯闊的曲子吧。

    回想與你初見的7月,舟車之后,我單薄的襯衫和身體生生地被你的熱情吹了個踉蹌,迎面而來的黃沙讓我想逃得遠遠的,但當時興許還存了幾分年少的輕狂,因此便在你的遼闊胸膛里安營扎寨。

    時間漸過,大漠孤煙、長河落日,黃沙如雪、皓月似鉤,你那些與從前截然相反的自然景觀讓看慣了燈紅葉綠的我,第一次知道荒蕪也可以很美,習慣了你那晚晚升起的太陽,愛上了你那深夜才暗下的天空,看不到的城市繁華,卻感受到了人心的溫暖,你的那些子民習慣了熱情的擁抱,那滿山的牛羊像朋友般不怕人,偶爾會伸出它的前腿,表達它的友好……

    有時也會思念這個南方小城的家,想這里的商鋪、美食、五彩斑斕的時裝和花花綠綠的街景,波光瀲滟的湖水和鱗次櫛比的大廈。但如今回到這里,卻又想念起你的大雪和黃沙,十幾級的大風吹碎了我們的測風儀器,而我們那一排排彩鋼板房卻巋然不動,撐起一個大“家”;零下30度的氣溫將一切凍得堅硬,但當我們圍坐在一起時,那厚厚的羽絨服卻和心臟一般溫暖柔軟……都說你的冬季來的可怕,而我卻覺得沒有寒冷,哪里感受得到那么多人的溫暖體溫和熾烈的心。

    一個“家”,一群人,一顆顆在高寒之處跳動的心,在你遼闊的胸膛上規劃著、筑起了這條在這個世界上跨越了沙漠最長的公路,從一望無際的荒蕪,到漸漸隆起的路基……許久不見,很期待我能早些歸還,會見到那一張張熟悉的笑臉,看到那天塹逐漸連成通途,在未來的某一天,看到那“一帶一路”聯結的地方,將閃著令我自豪的光。

    我猜我與你最大的羈絆在于我終將沿著這條我們筑起的路離開,一路上,會看到西部大開發的碩果,會看到河西走廊的富足,會看到天安門廣場的太陽,也會看到越來越多的腳步奔你而來,不懼從前的山高路長。


    Produced By 大漢網絡 大漢版通發布系統